热透新闻

陪爱人赴美治疗结肠癌,值得 复制 的抗癌心得是什么?_健康频道_

发布日期:2020-08-11 05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我和老婆结婚20年了,在上海虽谈不上大富大贵,但我们经济宽裕,也算是个幸福的小家庭。也许是日子过的幸福安逸,连老天爷都会妒忌,不幸在2018年降临到我们这个家庭。老婆2018年6月开始反复出现腹痛,一开始都以为是吃坏了东西。但疼痛越来越重,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马上带她去了家附近的医院。医生安排做了腹部增强CT,结果显示升结肠肠壁增厚,肝脏多发转移瘤(大者约38x37mm)。看着报告,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老婆也瞬间泪如雨下。我马不停蹄托关系约了上海复旦肿瘤医院专家,随后的肝穿刺活检,打消了我们所有的期望,低分化转移性腺癌。

上海复旦肿瘤医院的专家迅速收入院,制定了先化疗后手术的方案,同时也安排了基因检测。2018年7月,我陪她接受了2轮奥沙利铂+氟尿嘧啶的化疗。化疗后复查影像提示肝脏转移瘤较前增大(大者约42x44mm),老婆出现了发热和轻度肠梗阻的症状,专家们考虑化疗效果不好。

8月份老婆的基因检测结果提示BRAF V600E突变;MSS,PD-L1表达 25%。专家将治疗方案改为靶向治疗:威罗菲尼+曲美替尼+西妥昔单抗,到2018年10月老婆一共接受了6周期的治疗。我也陪着她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过的夜晚。所幸的是,复查显示肝脏转移瘤较前缩小(大者约35x32mm),疗效评价部分缓解。化疗无效,靶向治疗终于起效,几乎丧失活下去信心的老婆又重新燃起了希望。但好消息仅仅持续了2个多月,12月底的复查显示肝脏多发转移灶数目较前增多,部分较前增大,胃壁、系膜淋巴结也出现了转移,疗效评价为进展,靶向治疗方案失败了。

不得已,专家们又改为化疗,也用了肠癌中的头号强化疗方案:奥沙利铂+氟尿嘧啶+伊利替康+亚叶酸钙+爱必妥。治疗中,恶心、呕吐、头晕、皮疹、白细胞下降等等副作用几乎全部显现出来了,但为了能够有好的效果,我也放下了手里的所有工作,一直在积极开导着她,坚持再坚持。

但4轮治疗后的复查还是给我们带来了不好的消息,肝脏转移瘤增多、较前增大(大者约48x46mm),而且肠道梗阻的症状也比原来严重了。专家也失望的告诉我,只能用帕博利珠单抗免疫治疗试一下运气了。

医生已经不抱希望了,我们也感受到了无比的绝望,但我们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寄希望于免疫治疗,期间我也四处打听更好的治疗方法,我甚至瞒着老婆去了杭州灵隐寺求签,希望免疫治疗能够救救她。但幸运还是没有眷顾我们,3个月的免疫治疗失败了,肿瘤再次进展。

一位生意合作伙伴告诉我,她的爱人曾经通过深圳一家机构去美国治疗乳腺癌,让我可以去美国试试。我马上找到了他介绍的这家机构,联系上了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。2019年6月我陪着老婆到达了休斯敦,在做了验血以及影像检查后第三天,见到了主治医生消化肿瘤部K教授,他如实告知了我们病情的严重性,而且告诉我们现有批准的三线治疗方案有效率很低,建议我们可以试用Encorafenib联合爱必妥,并加用纳武单抗的治疗方案。

2019年7月,我们抱着忐忑的心情在美国开始了近乎悲壮的治疗,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,输了我将一个人回国,我不敢多想,可又忍不住多想。生活上倒是困难不多,机构安排的公寓和医院走路只有不到10分钟,旁边还有赫尔曼公园,我们很快适应了在美国的治疗生活。

美国这边会尽量用一些辅助治疗让患者治疗的过程舒服些,例如打升白针之后常见副作用就是骨痛,医生会提前给开瑞坦,可以让痛苦减少非常多。治疗期间,老婆腹痛的症状慢慢减轻了,尽管没有复查,但我们都深信应该起效了。9月底,我们迎来了在美国的首次复查,肝脏转移灶数量少了2个,大的直径缩小了15%,终于盼来了好消息,K教授也兴奋的用拥抱来鼓励我们。老婆的心情也再次开朗了起来,我们也约定好转后回国到一起上高中、一起读大学的地方再走走,有憧憬就有未来。

我写下这篇经历,与相似病友分享的成分有之,予帮助我们的所有人感激成分有之,更为重要的是希望告诉所有癌友:处于痛苦中心的患者本人会有放弃和绝望的时刻,作为爱人或家属则要作为患者脆弱时刻的坚强依靠;对于所有人能够"复制"的抗癌心得,不是某个药物和方案,不是某个人成功治疗经历,而是对患者不离不弃的陪伴,以及辨别无数抗癌陷阱的能力。

【患者授权爱诺美康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】